笔趣阁 > 北宋大闲人 > 第157章攻取下
第九中文网duqula.com没弹窗没广告,欢迎书友收藏!

    这一夜,便是在破晓之前,清平关上下,看似未有战事,但于实际上,无论是西夏军,还是宋军之内,都在迅速的调兵遣将,以准备次日之战。

    而曹琮,最终还是选择咬咬牙,从正面战场,抽出了三千兵士,从小道走,抵达北关之下。

    该部实际正是连夜出发,走夜路中花费时间漫长,直到天明前,才抵达。

    但于夜幕下的行军中,另有不下百人受伤的,多为有些陡峭的山道摔伤。好在除过一人伤势较重外,余者多数都是轻伤。

    便如顺宁营昨日白日行进时,不到千人之部,实际同样有几十伤者。

    由此,除了反应出清平关四周的险峻地势外,更反应出,于宋军内部,兵士之体能素质之差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日攻下西夏军于城关之下的防守营地时,刘平是以考量过,待清平关战事结束,若是他与狄青之部,人员尚存的话,当以在将来的兵士训练中,考量为部下的体能训练。

    如果有效的话,此间办法无不可以推广到宋军全军之内。

    而在天明后不久,也就是为曹琮所遣的三千人马,顺利同顺宁营刚刚回合。

    清平关另一侧,再次传来了喊杀之声,毫无疑问,曹琮不打算于西夏军喘息的机会,当即发动了进攻。

    根据曹琮传来的命令,即是两方回合之部,也当于白日,从北侧进行进攻策应。

    遂,刘平、狄青,另有到来的岳校尉,还有一名范校尉和任校尉,迅速于营帐之内,展开了于清平关北侧的进攻战法研讨。

    于北关之攻取,主要还是为了配合大宋正面之部,但在同时,必须要吸引到西夏军的主力注意,也只有这样,才能达到为正面宋军部队,减轻压力的目的。

    想要达到这个目的,自不能是佯攻那般简单,毕竟西夏军不是傻子,亦非是木偶。

    因而,其中必须真刀真枪的作战,让之火力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,包括刘平、狄青都为如何处置,而有些烦恼无措时,昨夜救下来的几个宋军军吏,这次陆陆续续提出了一些建议想法。

    还别说,其中几人所言全都讲到点子上了。主要是此中人,为西夏军俘虏,为之赶工做活,于清平关比刘平这等到来的宋军之部,还要熟悉。

    众人随即采纳了一个叫赵为的军吏的建议,决定解决当下之地形,从清平关北侧的东西两个薄弱方向进去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两个方向,只要配合一定山势,还真有冲上去,夺取关城的可能。

    假戏真做,遂于本地各部之内,刘平等人直接下发了夺取两地之军令。

    刘平等部没有拿有战鼓,但恰能听到城关另一侧宋军主力之部的鼓声。

    到最后,便是宋军主力的进攻命令,也成了北关宋军之部的冲锋号角。

    “杀,夺回清平关,夺回我等大宋之土,将入侵的西夏军之部赶出去!”

    义愤填膺之下,本路各部宋军,无不展现了巨大勇气和战力,前赴后继的取向两处薄弱之地。

    狄青则是亲率一部于前,凭借着优越的箭术,在兵士的掩护下,每至城关之近处,百发百中,不知道射滚了多少敌人。

    而宋军的士气,亦在此过程之中,得到了巨大的振奋,不断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刘平这一次倒是没有直接于前冲锋。

    他这次为狄青,包括其他各部校尉认同,直接于后方,站在一个临时做的角楼之上,观察整体战局行事,不断为传令兵发出命令,调整各部进取方案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于前世之在网上争论的键盘侠,即是于来到大宋后,没有摸过几天兵书者。

    刘平于此,压力实际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第一次,指挥起了数千人的军队,于战场上纵横。尽管这数千人,多了很多水分,但到底还是数千人。

    除了刚开始的紧张之外,其之整个人,在不断的指挥之下,渐渐冷静了下来。于战场环境之把握,越加熟络。

    每在关键时候,总能发出相应的军令,让各路宋局得到最大程度之保全。但同时,也恰到好处的于城关上的西夏军以压力。

    战场效果,是特别明显的。

    即是清晨至中午发动的三次攻取中,在北侧一线刘平、狄青等部的掩护下,宋军主力部,不止一次,借此攻关之器械,攻上了清平关。

    只因西夏军也是拼了命的阻挡,这才上攻上去的兵士,不得不退下。

    而此中战果,绝对比昨日要好上太多。

    在午后休战歇息之时,也能看到宋军之内,一扫昨日的颓废模样,多斗志昂扬之态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,不单单是表现在军将的身上,更是表现在普通的宋军兵士身上。

    如曹琮非常明白,这是清平关北关之地,刘平等部的功劳于内,若非如此,只怕会同昨日一样,出现一面倒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修整一个时辰后,曹琮果断下令,让全军兵士,全部冲刺,务必在下午的攻取中,拿下清平关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宋军的士气可以保持,但绝对不会持久。

    曹琮非常明白,同时,他也于北关诸部,去了消息。

    不惜一切代价,一定要于今日辅助好宋军主力,拿下关城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便是清平关下的宋军,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都不会有机会夺回清平关。

    相反,在等到过数日,西夏军再有支援部到来后,便是他们也不得不撤离,而身后的兴平城,当会再次遭受到攻击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比前一次,只怕西夏军会更加迅猛。

    夺回清平关,重塑抵抗侵入西夏军的第二道防线,就显得非常之重要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从宋军的战鼓,再次打响那一刻开始。

    两方宋军就已经开始向上冲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刘平也只有忍痛,让疲劳的各部将士,轮流往上冲去,只为给曹琮的主力军团提供时机。

    而面对更加威猛的宋军,便是城关上的西夏军,自早上开始,又一次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。

    西夏军将领耶律正站在关城之上,不断往下望去,指挥着各部兵士守卫,并不断于各部做出调整,但渐渐地,实际已经有些跟不上宋军的进攻速度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西北方向守不住了,那里的宋军实在是太猛了,请求支援,再这么下去,我部将无人能有防守!”

    一名部将胳膊中了一箭,鲜血直流,忍痛来到了耶律正的面前,哭着眼泪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何止是西北一侧,东南方向的关城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这种危机,几乎布满了清平关各处所在。

    无论是耶律正,还是西夏军,自数月前,于大宋境内,攻城略地,一帆风顺之后,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宋军带来的实实在在之压力。

    如上次兴平城之败,于之很多人看来,大部分是西夏将领轻敌,加上宋军偷袭所导致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呢?

    宋军并无什么太大的偷袭,多是于白日,堂堂正正的取之。

    在此等攻取之下,西夏军正有些坚持不住。

    这让很多西夏普通兵士,都感到了惶恐。西夏军一直以来,常与宋军对战的胜利,难道要消失了?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会败吗?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又是一对宋军不要命的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此缺口之下,很快有更多无畏的宋军冲上。

    为了夺回清平关,这一战,每一个人都在尽力而为。

    惶恐的西夏军,这一次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便是耶律正面色发白,亲自挥舞着长刀,高喊着“堵上”,但真正与之同行,去往堵上的西夏军却并不多。

    放眼关城之上,却是借此时机,有更多的宋军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便是于关城上插着的一面西夏军旗帜,被砍断后,轰然到底。

    “大宋万胜!”

    无论关城上下,猛然爆发了一阵欢呼声。

    宋军的进攻态势,更加迅猛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再是清平关上的一处要所谓宋军重新夺回,而是许多处。

    就是刘平等人所率之部,也在此情形之下,顺着山峦攀登了上去,迅速占领了几个高点,借此机会,于关城上的西夏军,发动了更加强大的攻势。

    且看狄青,于弓箭之上,一下子搭上了三个箭。

    只听咻的一声,三箭齐发,同时射中了在关城上逃窜的三名西夏兵士。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。

    什么是真正的兵败如山倒?

    刘平第一次在战场之上,见到了只于书本上存在的词汇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这一次的兵败如山倒,不是宋军,而是敌人!

    轰隆,眼看着清平关于南北两侧,都要为宋军夺回。

    便是在这一刻,北关的关城,忽然间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行数百人的西夏兵士,慌乱逃窜。

    如耶律正这个前番在西夏与宋边境,多次获胜的将领,亦是被亲将仅仅护卫于内,望向逃窜。

    实际上,此时的耶律正还想要杀回去,但女婿另有部将于侧的劝阻,才让盛怒的他重新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宋人有句话说得好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这次他耶律正是败了,但等到下一次率部归来的时候,不会仅仅局限于清平关和兴平城,会一直打到宋地长安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耶律正最后看了眼清平关,脸上充满了不甘,然后义无反顾的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他忽然感受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这种危险,就仿佛是在某一刻,被毒蛇给盯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作为武将的本能,他下意识的想要错过身子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他的动作做完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连续四道破空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放箭!”

    许多人都反应过来,然后便是其中亲卫正当想要阻挡,以作防护时,第五箭再次到来。便是前四箭都为挡去,但这第五箭的时机,却是把握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当之落点时,正处于耶律正这名主将的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耶律正惨叫了一声,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便是亲卫也来不及搀扶,即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射箭者,赫然是第一时间注意到关门动向的狄青。

    同时刻,处于此地的宋军其他兵士,焉能不知道,这群人中,有西夏军的重要人物,且面对此中敌人,宋军们不需要指挥,当即各就各位,开始了阻击。

    但晓得西夏军的骑兵非常厉害,也都是于远处,用弓箭或是长矛而射之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眼看宋军反应过来,以行阻拦。

    即是西夏军之将领们,也顾不得地上,已经为马蹄踩的看不清楚的主将面孔,迅速展开了撤离。

    实际于耶律正这个主将,便是本部西夏将领中,也多不服气之人。

    此时见耶律正死,很多人在心底还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感,这里面就包括耶律正的女婿。

    用好听的话说,耶律正于清平关守卫之战中,是稳重。但同样换句话说,是有些胆怯了。

    这等胆怯,实际不应该出现在这位西夏军主将身上,缘何上次兴平城之战中,耶律正之长子,即是身负重伤,最后即便撤回到了清平关,但还是身亡,这于耶律正心中,留下了很深的阴影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    对耶律正而言,宋军已经从任人欺负的兔子,变成了一条凶猛的蛇。

    这条蛇,面对侵入的西夏军,所爆发的勇气,是他之前所未见到,再有上次之败,便是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,但是于心底里,他之本人,已经害怕了,遂从正面“成就”了今次的惨败。

    “穷寇勿追!”

    眼看狄青率部正想追击过去,刘平忙走了过来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若是他与狄青之手下,当下有千人骑兵,当然可以追之。

    但事实没有,那么率领此中数千的部卒冲上去,无疑是送死。

    狄青很快也反应了过来,他重新折返回来,然后割下了方才射杀的那位看似是西夏军重要人物之头颅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刘平微微有些反胃,但于狄青,包括原先胆怯的孙卫等人眼中,却无多波动。

    战场是残酷的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何况,西夏军不断侵袭宋军之境,屠杀了大宋之百姓。

    宋军于此是反击之战,是保卫之战,更是正义之战。

    只有赶走西夏军,才能夺回丢失之地。

    但像今日这般残酷的战场,不会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一切为了大宋百姓的安宁,为了宋地的安宁!

    回望身后的清平关,望着上方插着的宋军旗帜。

    在经历数千上万人伤亡后,清平关,终于再次回到了大宋手中!
如果您觉得《北宋大闲人》还不错的话,请粘贴本书网址【http://m.duqula.com/38_38142/】分享给你的QQ、微信或微博好友,谢谢支持!